yl6809永利 - 首頁歡迎您

党团工作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党团工作 > 正文

讲座回顾|如何应对不确定的世界——大历史的思考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22-05-22 22:05 阅读量:

5月22日19:00-21:00,yl6809永利线上讲座第一讲成功举办。本次讲座由考古文博系陈胜前教授主讲,主题为“如何应对不确定的世界——大历史的思考”,共500名听众在线上参加讲座。

陈胜前老师首先明晰了讲座的问题、视角与概念。新冠疫情、俄乌战争、环境恶化等问题愈发显著地体现了当今世界的不确定性。人们害怕不确定性,但不确定也可以为创造提供基础,带来发展的契机。在具备整体性思维的基础上,我们需要充分理解系统发展的趋势和结构,把握好条件和状态,进而就能够对带有不确定性的事物进行判断。

接下来,陈老师从狩猎采集、农业、工商业三个人类历史时代应对不确定性的策略与意义出发,向同学分享自己的思考。陈老师指出,一部人类史就是人类应对不确定性的历史。人类的祖先从热带雨林走向热带稀树草原,不得不面对大自然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挑战。在这一背景下,人类制作出石片、砍砸器等早期的石器工具,并实现了从体质适应到文化适应的转变。文化给人类带来更大的适应弹性,使人类可以进一步改造环境,发展自身的能动性。在这个过程中,人的预置性(curation)得到了发现,包括原料、劳动、社会关系、知识的储备,工具的预备和深度加工等等。

末次盛冰期到来后,不确定性大大增强。具有多样化功能的细石叶技术得到发展,狩猎采集者的流动性由此提高。文化的三个层次——技术、社会和意识形态逐渐形成,心智革命产生,语言与艺术也从中起源。此时,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之间发生了竞争。尼安德特人有更强的力量,但现代人的思维水平更高,能考虑到更长远的问题,因而占据了更大的优势。

生产、步行社会和消费上的限制,渐渐令狩猎采集社会难以为继。当狩猎采集者应对风险的积极策略(提高流动性、交换、储备、技术复杂化、广谱、强化、劳动组织的变化)和消极策略(人口控制、暴力)都不再奏效后,人类的文化适应便发生重大转型,走向了农业时代。

农业让人类在食物生产方面化被动为主动。人类的食物获取一直存在能量最大化的趋势。文明的产生和农业有紧密的联系,狩猎采集时代的人口有限、领域不固定,农业使得人类有了固定居所,无法逃离土地,因此面对暴力冲突时需要政府的管理。

农业时代文化不断发展,作为一个倍增器,继续放大了不确定性。陈老师指出,农业起源在应对不确定性上的意义,首先在于预置性的重大发展,表现为食物储备、文字产生等等。另外,技术的专门化、社会组织的革命、宗教和文明的蓬勃发展也推动了人类进步。对于一些学者认为农业是人类演化史上最大失误的论断。陈老师认为,农业起源在理论上可以通过控制人口的方式避免,但如果没有农业,人类社会的发展也将被锁死。

然而,农业发展最终也对不断增长的人口、生态系统的问题(瘟疫等)、社会系统的问题无能为力,难以逃脱内卷(involution)的宿命。人类被迫从向内变为向外求取资源。新能源的开拓、生产组织的工业化、市场的产生,标志世界进入工商业时代。科技革命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,贸易网络使预置性得到新的飞跃,市场和基础设施也充分发展,这些都构成了工商业时代应对不确定性的策略。同时,不断放大的技术风险、高度关联的人类社会系统、全球环境与生态,又造成了新的不确定性。

陈老师认为,大历史给我们带来四点启示。第一,人的本质是能动性;第二,发挥文化的作用,善假于物;第三,重视预置性,未雨绸缪;第四,要审时度势,把握时代精神,注意条件与状态。

回到当下,人类世界的大趋势是从农业时代走向工商业时代,中国的发展正处在这个进程之中;中国即将完成第四次工业革命,这是当前的格局;中美关系是结构性矛盾;新冠疫情、俄乌战争、贸易战则是当前的条件和状态。总的来看,中国的发展可能会遇到一些挫折,但大的趋势不会改变,格局已经奠定,我们对未来的发展可以有充分的信心。

随后,陈老师为聆听讲座的青年朋友给出建议。青年时代最富不确定性,这种不确定性不只带来挑战,也意味着机遇和发展。从预置性的角度来看,青年要在进入社会之前做好充分准备,而教育则是最好的准备策略。此外,扎根中国的创新是当下重要的时代精神。新时代需要新的成果。青年人也要努力创新,才能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。

在提问环节,针对促进人类文明变革的客观条件问题,陈老师认为:促进人类文明根本变革的客观条件主要有三个方面:技术,社会,思想。我们可能更习惯用各种因素的复合驱动来回答这一问题,但最终的变革会落实到技术层面上的进步。

针对“文化是倍增器”这一命题的诠释,陈老师指出,“倍增器”最重要的表现是效率的提高。例如,狩猎采集时代对环境的破坏是非常有限的,到了农业时代,土地得到开垦;到了工商业时代,能够看到一点自然的景观都是很困难的。我们从中可以窥见文化的强大力量。

针对历史本位与考古本位的争论问题,陈老师指出将历史学与考古学完全对立并不合理,因为就考古总的目标而言,还是研究人类的历史,只是在具体的研究策略,研究方法方面有自己的特点,跨学科的特点比较鲜明。历史本位和人类学本位差别比较大,可能是一个争论点。但历史本位与考古本位的争论不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问题。

最后,本次线上讲座圆满结束。